【陋室观复】谋划未来

  • 时间:
  • 浏览:21

  ?

  前些日子出差,遛弯儿的工夫大家闲聊,大约是看我苍老的样子,同仁一个急转弯问起退休后有什么谋划。

  谋划?我这种人哪能有啊。既然问起来了,而俺又看见地上有塑料类物件儿,就不过脑子地回说,决计当个环保人士,没事儿将身子放马路上移动,捡不着塑料袋就找塑料瓶,即可锻炼身体,又能增加点收入。结果人家不信,说俺有点逗。

  其实我也不信。客观说,我就没太想过退休后如何如何这种事儿。

  回到北京,看见退休的同事带着孙子辈儿的小人儿,春光灿烂欢悦着,开心笑容不绝于脸,乐得脸上的皱纹成倍增加也在所不惜,于是乎又将我的心思扯拽到了退休的将来。

  虽说自认为预判明天的事纯属想象,但想想应该不会碍事,那么,就想想吧。

  以我时下的观念,热衷小人儿的日子消磨是一定不会的。考虑到睡眠不佳的实际,去应聘当个保安,尤其是夜班那种,还是不错的,反正半夜没啥人夜游,身子坐在那里,脑子不疲劳时看看书应该会爽。不过,读书是件容易焦虑的活动,不能太认真,做好眼光四处乱扫而无需太过用脑的保安主业才是正途。

  要是这一理想不能实现,比如没被录用,那就降低标准转而求其次,闷家里当作家,刻苦使劲瞎编故事,整出一本名著来也是可以接受的。

  倘若实在不想写字,研究一下图表,或者直接跑进债券市场中驰骋一番也成。会计啥的不必学啦,主要侧重博弈心理比较、算计,兴许能赚点零花钱买冰棍也未可知。但这得有愿赌服输的心理预设,还要有形而下的实际行动,比如月初就备好一个月的挂面和酱油之类,以免到时候赔了钱,不得不算计好饭点时间,假装有事老去亲戚朋友府邸乱晃悠。

  对了,其实广场舞锻炼身体,而且爷们儿少大妈多,将之纳入计划事项应是值得考虑的。例如,要是退休以后俺的贼心还很活跃,去跳它一跳,或许真就能找寻到美好时光。然而,这一梦想难免碰到大的障碍:肩上的脑袋已经被各种艺术家经年洗刷,俨然已经固化,有些担心真到那时审美标准降不下来,这岂不是白白浪费了生命里宝贵的时间。

  想到杜尚绘画受阻后改下国际象棋,还混进了法国国家队,这爱好不错,不占地儿,还方便打发时间。接着自然是想起了我家门口马路边那些风雨无阻的象棋大师们,但细想之下,却又彷徨起来。根据本人前些年的细致观察,他们一个个的,眉毛越长越长,棋艺却不见长进,这沉重打击了产生追随欲念的俺,有点无趣。于是,立马就敲响了退堂鼓,毕竟俺和马路哥才是一路的,不敢和神人画家比。

  至于旅游嘛,掂量一下,世面流行的景象真提不起兴头来——实在不知道和一堆陌生脸留个影有啥意思。我所念想的旅游,是诸如去塔希提那种,不是纯粹的玩儿,二是在岛上盖一间草棚子,盖好后在里面乱画,之后再将草屋烧掉,看看能不能找到某种感觉,找不到,就听老师的,再来一遍。只是这需要财务支持,可惜自己没这个实力,以后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资助人。哦,这是另外一回事了,以后再说吧。

  其实,早先没那么老的时候,也就是前几年吧,我还真想过退休后做点什么,比如基于咱字认得多,到偏远地界儿去支持当地教育事业啥的。但一想到自己比较没有耐心,恐有误人子弟之嫌。那就上山种树得了。没想到真吐露心声的时候,屡屡遭遇当头棒喝。朋友说,天天背着硝酸甘油,还要像举重运动员一样发力刨土挖地,就算真行,那至少也得带个真遇到事儿报信儿的人不是?也对哈,那就张罗张罗,不妨先写下几个志趣相投的朋友名字。结局是过了一些日子,又过了些日子,擅长挖土的人觉得我胡思乱想,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认为我感冒发烧了。唉,只好不了了之,然后就再没想过退休以后的谋划啦……

  末了还是总结一下吧,我估计是由于身体原因导致了心理层面的细微变化,要不然是不该再琢磨起这种事的,本来就一过路的家伙,见饭吃饭,遇茶喝茶,不是很好嘛,年轻不懂事折腾一下可以理解,过了天命之年,真没必要把本来简单的生活搞得那么复杂。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理儿我还没想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