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联赛》广州冲锋队Shu:譬如芝兰玉树

  • 时间:
  • 浏览:3

  上一次,他是以观众和局外人的身份感受了《守望先锋联赛》全明星赛那种令人心潮澎湃的吸引力,他所在的战队刚刚结束了一个不太成功的《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赛季,他看到那些一流的黑百合选手拥有了一个专属于他们的舞台,忍不住地想象自己的黑百合在那上面的模样。

  

  Kim “shu” Jin-seo对《守望先锋联赛》无限神往。

  后来,在那条由热烈的人群,LED追光和此起彼伏的击掌声搭建起来的甬道里,shu和Fleta并肩走向不远处的舞台,距离他们两人上一次以同样的步伐走进对战玻璃房已经过去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此间,曾经短暂相处过的队友一度踩紧油门驶向两条渐行渐远的分岔路,一路上直行、急转、突然的下坡或高速漂移,shu的导航始终为他定位在一个固定的方向,在那里,Fleta已经变得光芒万丈,shu朝着那道光疾驰而去。

  Fleta并没有等着shu,shu也并不是把Fleta当成自己的目标,这两位前队友的交情可能并没有很多人想象中的那么深厚。在全明星黑百合1v1的舞台上,他们的交手远没有JJONAK vs. Pine的那种戏剧感,Fleta冷静到甚至有点阴沉的心态一如既往写在表情上,shu的深呼吸里吐露的是他对向往之事成真的些许亢奋。他进行试探性的走位和射击,在血量大幅落后的情况下与Fleta近距离交手,冒险成功,shu先拿下一分,他兴奋地向台下挥拳致意。 他们打了十个回合,Fleta稳稳地度过了后面的几次交锋,以7:3的比分晋级半决赛。

  在呼啸的子弹声中应声倒地,shu向后仰了仰身体,长舒一口气,就算后面的几次交手Fleta完全支配了自己的节奏,他的神情也并不懊恼。握手之后两人互相拍了拍肩膀,虽不甚亲密,但也已足够。在这全新的舞台上,这短暂的十多分种互动所产生的化学反应和公平竞技的愉悦感或许完完全全超过了他们身为彼此队友时的感觉。这华丽明亮的台子完全不适合叙旧,两人也许会找个时机,卸下训练的压力和各自的队服,找一家洛杉矶最好的韩国烤肉,好好聊一聊以前的故事。

  

  这个故事八成围绕着他们曾经的战队Flash Lux展开,你想象Fleta假装一脸责备的表情,朝shu大吐苦水:

  “你现在可是你们队的大粗腿了啊,合着你们几个以前合伙演我的呗?” 2017年,Flash Lux战队参战韩国OGN APEX联赛。“参战”这个词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显得有点太过正式,因为无论是得到的成绩,还是给APEX留下的印象,他们能拿得出手的都寥寥无几,这支队伍中的一部分人注定会完全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比如ID为Kisu和Unis的两名辅助选手。2017年7月15日,shu以一己之力取代了他们两人的位置,从Flash Lux出道,打入APEX第4赛季。就参战季数而言,Flash Lux完全不逊于Lunatic-Hai、RunAway等上流队伍,但这也是他们唯一能说得出口的成就了,Fleta一带多的源氏实在是力不从心,shu初出茅庐,但他面对的是小组赛同组KongDoo双子星战队的险恶夹击,在B组,他们仅仅从KongDoo Panthera手中拿下了一分,以总积分0-3第三次小组淘汰出局。

  GC Busan的列车隆隆开动,撞垮RunAway的梦想问鼎APEX第4赛季的冠军,而像Flash Lux这样的队伍注定只能被他们车尾的尘土和石屑远远地卷走。APEX第4赛季结束于2017年10月21日,三天之后,Flash Lux宣布Fleta被一支尚未透露名字的队伍签走了,这支队伍后来给了他“Seoul Dynasty_Fleta”这样新的起点。也是从这一天开始,shu和Fleta的道路开始分岔。APEX结束一个月之后,Flash Lux熄掉了它最后的生命力,宣告就地解散,选手各有归属,shu选择了Meta Athena作为他的第二站。

  

  shu还来不及在APEX中把天赋和努力化作现实,这个曾经韩国最伟大的《守望先锋》赛事就宣布摘牌退市,他和大部分没能第一时间赶上《守望先锋联赛》早班车的选手面对的是从洛杉矶开始朝向全球铺设的一道职业网络,《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成为新的战场。Meta Athena的APEX第4赛季之旅同样烂得出奇,Libero已经被LW Blue带去了纽约,他们这个像岩浆一样滚烫但又绝不会固定的阵容又要迎来一次大变动。在那个一切都是未知数的2018年初,Meta Athena给shu提供了一个短暂的避风港,让他探明了迷雾之中航行的坐标。

  劈开迷雾和波浪,韩国之外新的大陆吸引着他年轻的想象力,《守望先锋联赛》的神圣图景尤其令他心驰神往。但是韩国《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和洛杉矶之间仍然横亘着一整片大洋,只有冠军才有一定的资格打造舰船驶向彼岸,Meta Athena距离这样的成功实在太过遥远。如果有可能,他愿意接受一次跨度更大的挑战。

  2018年3月,Meta Athena成功以选拔赛第4名的成绩进入《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第1赛季正赛,但是他们的出征名单中并没有Shu,他也没有出现在其他11支队伍的选手阵容中。Kim “shu” Jin-seo这个名字从韩国的网络空间消失,再现身时,已经身处北美。2018年2月2日,加拿大《守望先锋》俱乐部Toronto Esports成为波士顿崛起队学院队,一个月后,他们宣布了首批参加北美《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第1赛季的阵容,Flex/Support一栏上,出现了shu的名字。

  这支Toronto Esports的建队理念非常有波士顿崛起队如今的形态。他们以美国双DPS Dalton和nero组成锋线,韩国坦辅搭建前后排,shu搭档英国首席辅助,现巴黎永生队核心Kruise。这是shu第一次尝试在有语言壁垒的情况下和队友配合,第一次顶着不稳定的Ping值打跨洋线上赛,也是第一次出国来到陌生的国度打入他的第一次季后赛。

  Toronto Esports在第1赛季的小组赛锐利无双,他们仅以2:3负于XL2一场比赛,以小组第一跻身将在波兰阿尔韦尼亚举行的季后赛,在极具未来主义的线下场馆“阿尔韦尼亚行星”(Alvernia Planet),他们连续击败NRG和EnVision俱乐部。进入决赛,此时shu的生涯高度已经远远超过Flash Lux和Meta Athena两个时期的总和,也许阿尔韦尼亚这个他之前听都没听说过的地方将会成为他真正的福地。只是可惜,他和Toronto Esports在决赛遭遇的,是如日中天,或许也从未衰弱过的Fusion University。

  

  技不如人,甘拜下风。Toronto Esports以1:4落败,成为Fusion University不败传奇中的第一道背景板。但双方的恩怨纠葛并没有就此画下句号,回到洛杉矶炎热明媚的仲夏,Toronto Esports在第2赛季季后赛的第一轮中再次遭遇Fusion University。这一次他们鏖战BO5最终精疲力竭,以2:3告负无缘晋级。

  2018年下半年的Toronto Esports正和母队波士顿崛起队一同经历剧烈的人员变动,学院队的人才储备为波士顿崛起队2019赛季的准备工作铺好了道路。Axxiom和后来入队的ColourHex双双升入主队,Fusions获得双向合约(后转为正式队员)。但是在Flex/Support这一端,AimGod并没有给shu腾出位子来,从学院队直升《守望先锋联赛》的机遇之门没有向他敞开。冬天到了,Toronto Esports遭遇与多伦多捍卫者队的品牌冲突,被迫中止赛事活动。shu的生涯也进入了短暂的寒冬。

  

  在这一代赴美务工的韩国辅助选手中,其实很难挑出几个真正给队伍带去决定性影响的人,前Lunatic-Hai的Alarm或许真的成为了Fusion University不可缺少的核心,成为了费城融合队最重要的储备选手之一。shu的身上其实并没有太多像Alarm这样天才少年才具有的才华贵气,他对自己斤斤计较,辅助这个位置的脏活累活他包揽了一大半,是对瞄准的热爱和执着,让他从大部分辅助选手中脱颖而出。“辅助黑百合”宛如一支奇兵,成为了他职业生涯中最吸引人的亮点之一。

  Toronto Esports的雪藏让他几乎失去下一步的方向,但是他并不会苛责队伍的客观问题,如果不是当初毅然决然离开韩国进入北美赛区,他不可能拥有宝贵的国际主义和语言经验,而这也成了他在职业技术之外最被潜在的《守望先锋联赛》队伍的星探捕捉到的重要素质。他没有机会升入波士顿崛起队了,而两个“挑战者”赛季的经验其实也并没有给他太多关于这两座北美城市的实感。出生于釜山,出道于首尔的shu,内心深处仍然渴望亚洲城市的归属。韩国没有在2019赛季中扩张版图,而中国的俱乐部向他递出了朝思暮想的橄榄枝。

  

  对于广州,shu的印象还不够明朗。菠萝油和肠粉都还来不及进入他的味觉世界,火锅的辛辣倒先统一了他对于中国食物的认知,那种匆忙中夹杂着仪式感的生活节奏倒也符合他的性格。归属感附着着文化冲突,伴随着他成为广州冲锋队的一员。

  shu在广州冲锋队,在《守望先锋联赛》中的战斗正处在现在进行时,我不再过多地赘述。虽然手握三个常规赛MVP,他仍然自陈对自己的表现远远称不上满意,为此他放弃了休赛期回国休息的打算,专心留在洛杉矶训练。从Flash Lux的失意新人到广州冲锋队唯一的全明星选手,shu经历了一种多维度的成长和历练。我猜身处中国俱乐部,感受着中文社群的关怀和支持的他或许已经知道自己的ID在汉语中与“树”同音,他被动地接受着这种文化的拟态,但他漫长的职业生涯却也越来越给人一种从树苗长成参天大树的故事感——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守望先锋专区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