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夺镖记,中国飞镖运动发展微观察

  • 时间:
  • 浏览:29

  此外,通过做飞镖培训,他还发现飞镖可以培养小孩子的专注力和冷静思考的能力,也为一些喜欢室内比较安静的孩子提供了一个运动选择,他很欣慰实实在在的看到学生们的成长,看到飞镖的教育作用。

  

  亚军来自酒吧

  本站赛亚军余子安在关键时刻痛失好局,但他依旧笑的爽朗,在职业镖手之外,余子安还在香港酒吧工作,他说,之所以在酒吧,是因为这个工作环境很容易打飞镖,而且可以和形形色色不同水平的人交流切磋。可谓工作飞镖两不误,现代的飞镖文化正是起源于酒吧,这份工作或许也是他镖手职业的一部分。

  飞镖,从香港展望大陆

  飞镖在香港已经约有50年的历史,对于中国大陆飞镖运动的推广和发展,梁启勋表示,希望大陆的飞镖赛事可以持久成规模的举办,营造一个良好的平台,

  他认为“夺镖中国”这项赛事的比赛规模堪称国内最大,整个赛事对选手很尊重,受众也很多,奖金丰厚,还有最顶级的直播平台和媒体阵容,他表示,希望以后可以把更多国外选手也吸引过来,将这项赛事办成国际顶尖赛事。余子安则希望内地各方能够齐心努力,一起把这项运动带进奥运会。

  

  大众娱乐和职业竞技

  周莫默在决赛中的冷静和冷酷让人印象深刻,半决赛接连打出高分,她说只是发挥出了正常水平而已。最后颁奖仪式上她表示虽然夺冠,但遗憾并没有为大家奉献出高水准,来自山东烟台的周莫默四年前开始接触飞镖运动,第一次玩飞镖是和朋友在当地酒吧,随着兴趣的加深,她逐渐从一个草根选手进化成一位职业女镖手,她每天至少训练三个小时,经常参加世界各地的比赛,并获得过某项世界赛事的女子冠军,品牌商为她定制的签名款飞镖在日本销售。由于国内的飞镖受众还很少,所以她并不为大众所知。

  来自沈阳的女选手康彩恩,是此站赛里亦发挥出色的一位业余选手,多位镖友都对他称赞有加,她是几年前在当地商场里第一次看到飞镖机,之后慢慢喜欢上了这项运动,据她介绍,她的练习时间不固定,只是在闲暇之时,更多的是一种娱乐。康彩恩说,沈阳出过很多全国冠军,所以玩飞镖的人还算不少。她或许应该反过来说?

  71岁,来自湖南

  本站比赛最高龄选手是一位来自湖南张家界的老大爷,他1994年开始玩飞镖,当时飞镖在国内还没有被列为正式体育项目,1999年飞镖被列为正式体育项目后,大爷就开始各地参加全国赛,最好成绩是全国赛第四名。被问及飞镖对身体健康的好处时,大爷说他自从玩飞镖以后身体越来越好了,飞镖对身体的协调、心态的修养都大有好处。他和老伴经常一起去全国各地参加比赛。

  “打好不难,难的是保持”

  “打好不难,难的是保持”,大爷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飞镖运动对人员、场地、器材等要求都很低,而且对身体素质要求也不高。大爷说,他一般在家自己玩,有机会了就去俱乐部和协会,每天大概玩三小时左右。

  由于飞镖运动自身的门槛不高,所以想打好并不难,但如果想保持和延续一个高的水准,这就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训练。大爷不经意间道出了飞镖的业余和职业两维。这项运动对受众来说可谓弹性十足。但大爷说,飞镖在中国的普及还远远不够,和香港、日本、菲律宾、英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马连萍的困境

  女子决赛后,马连萍接受参访时说,她在平时训练中还找不到合适和有针对性的训练方法,只能靠训练量去弥补。马连萍的困境或许也是众多镖友的困境,飞镖这项体育项目还没有发展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完备的运动训练学。从这个角度来说,职业和业余之间的界限并不足够清晰。

  柯秉逸:“好玩就好了”

  在本站比赛中,有一个人尤其引人注目,他就是来自台湾的花式台球世界冠军柯秉逸,据柯秉逸介绍,台湾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推广飞镖运动,目前已经很普及。相比于台球,飞镖是柯秉逸的第二爱好,因为很多台球房都配有飞镖,他会在打台球的间隙玩飞镖。对于这次比赛,柯秉逸说“没有压力,好玩就好了”。“好玩就好了”,对于今后更多的飞镖受众来说,这或许是飞镖运动的最高价值之一。

  

  看台上的宗笑尘

  在半决赛和决赛中,20岁的中国飞镖冠军宗笑尘只能坐在看台上静静的看着比赛的走势,这一站对他来说,略显郁闷,早早的出局让他只能作壁上观。2016年宗笑尘第一次获得全国赛冠军,他是中国为数很少的纯职业镖手之一,以他的话来说就是靠这个来生活。但在宗笑尘看来比赛的奖金并不足以支持职业镖手的比赛和生活支出,另一部分还得靠赞助,他坦然一年下来挣不了多少钱。这也正是中国职业镖手的生存困境。

  入奥,所有人的期望

  相较于香港,宗笑尘认为内地飞镖高手之间的交流还很少,他希望今后国内可以有更多的赛事,有更多的人来参与和关注飞镖运动,但他最希望的还是飞镖运动能够有一天进入奥运会项目,这也是众多职业镖手的最高期望,这需要他们的坚守。

  行动中的乌鲁木齐飞镖协会

  众多参赛选手中,有一位是在乌鲁木齐飞镖协会作飞镖推广的专职工作人员。据他介绍,乌鲁木齐飞镖协会在2017年才刚由体育局和民政局授牌成立,协会主要致力于飞镖运动推广,辐射整个新疆,现在协会每周都会组织比赛,有自己的联赛和积分赛,下一步他们准备在中小学和大学进行飞镖推广。目前协会有96人,据他估计目前辐射人群已有五六千人。他表示这次参赛是一次学习交流机会,感谢夺镖体育搭建这个平台。

  

  青岛红七月飞镖俱乐部

  赵慧是青岛红七月飞镖俱乐部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她也参加了本站比赛,据她介绍,刚创立不久的青岛红七月飞镖俱乐部前身是红七月飞镖队,飞镖队已有将近二十年的历史,在她看来,那是中国第一批飞镖人,他们很多人都想成为职业镖手,但由于国内环境不予许,很多人也都仅止于情怀。

  据介绍,目前俱乐部有20名队员,3个全国冠军,4位国家一级裁判员,俱乐部已开展裁判员培训,此外还承办PDC青少年比赛,但赵慧坦言,俱乐部自身能力有限,参加夺镖中国的比赛只是来观摩和学习,希望能够互相促进。

  在赵慧看来,飞镖运动对身体素质要求不高,兼具娱乐性和竞技性,场地几乎没有要求,老少皆宜,应该是一个群众基础较好的项目才对。她认为飞镖运动在中国的前景很广阔。

  夺镖体育

  “2018年是中国飞镖的元年。职业联赛的诞生,是众望所归,更是历史的重托。我们希望在几年内培养出世界飞镖冠军”夺镖体育董事长李冉说,李冉称在品牌赛事的拉动下,夺镖体育还将通过APP同步开展线上竞技和线下比赛、文化传播和市场拓展,力促中国飞镖运动的发展。

  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据夺镖体育CEO王征介绍,经过两年多潜心研发,夺镖体育“软式飞镖竞技与服务平台”即将上线。届时,通过职业赛事、智能终端及网上竞技平台三驾马车的拉动,飞镖运动将进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他还透露,夺镖体育在智能终端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创新研发,形成了家用电子飞镖靶、商用电子飞镖靶、大型飞镖机、比赛管理智能设备、自助式飞镖屋等全系列的新型游戏设备。未来夺镖体育将会开放相关的技术成果与标准,分享给行业同仁,共同建设中国的软式飞镖生态圈。

  

  (牛东平)

  认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