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尔:比特币带来了货币自由,下一个经济自由会在哪儿?

  • 时间:
  • 浏览:55

  声明:本文由站长之家内容合作伙伴 36 氪战略合作区块链媒体“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授权发布,作者:黄雪姣。

  5 月 29 日,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在比特小鹿矿业生态大会上做了《下一轮牛市》的主题演讲,表达他在币圈、矿圈多年的观察和思考,以及对当下形势的判断。Odaily星球日报特整理成文以飨读者,文章已获江卓尔授权发布。

  在江卓尔看来,比特币牛市的来源,是比特币创造了经济自由。有了自由就可以保障交易,而交易能创造财富。

  比特币的熊市则是由牛市创造的。牛市来临时,价格非理性地快速上涨,比如比特币的第一次牛市发生在 2011 年 6 月份,当时 60 日累计涨幅近 300%。短期涨太快新人新资金来不及入场,币价就会从高峰往下崩盘,熊市就此开始。

  比特币逃不过周期定律,但却暂时逃过了“体量越来越大,波动率将逐渐减小”的魔咒。我们看到,比特币从 2013 年年初到年末从 80 涨到 8000,涨了 100 倍,2016 年到 2017 年也涨了 100 倍,从 1300 到 13 万,为什么?

  江卓尔相信,这分别是比特币的货币自由、以太坊的股权自由带来的增长。从现在的节点往前看,可以预测还会出现新的经济自由,第一个是稳定币的法币自由;第二个是去中心化存储可能会带来信息自由。

  那我们要怎么赚钱的?江卓尔表示,我们应该集中注意力观察,哪些东西提供了新的自由,然后保证我们所有的投资覆盖了经济自由的前沿。这也是其提出的“盖泉眼”理论,简单说就是不能只投比特币,部分小币种在下一轮牛市中涨幅更大。

  找到百倍币之后,又该怎么实现投资收益最大化呢?江卓尔认为,虽然比特币已经涨了那么多倍,但多少人能成功低吸高抛呢?拿住币并成功逃顶是很难的,所以我们要去把自己的业务构建在币上,比如挖矿、做场外交易等,不能干炒币。

  以下为演讲全文,enjoy:

  这个演讲的 PPT 叫《下一轮牛市》,是在 4 月份写的。从四五月份币价的走势可以看出本轮牛市已经开始,属于牛市的前一阶段。

  要谈比特币牛市或是谈挖矿,我们需要对比特币进行深入了解,首先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比特币会有牛市。

  以前社会上大部分人对比特币还是没有充分的了解,他们会认为比特币是骗局,现在好一点,一些人开始认为比特币是泡沫投机品,有着坚实的价值支撑。

  谈比特币我们会先谈一个基本的经济学原理,虽然很基础,但我们在长达五千年的时间内都没能对它有深刻认识,那就是——交易是可以创造财富的。

  举个例子,假设有一个农夫和农妇,农夫擅长种地,农妇擅长织布,当他们没有交易的时候他们要被迫既种地又织布,每个人要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他们总产量是黄色这部分的 650。如果他们他们之间存在交易的话,也就是有商人来联通他们之间的生产,他们就可以做只种地或是只织布,每个人都做自己擅长的事情,于是他的总产量变成了绿色的 1000。

  这是很重要的定义,我们在几千年的时间里对它们没有充分的认识。古代行业分为“士农工商”,商人排在最末端;在改革开放之前还有投机罪……但实际上商人的交易和种地、织布一样,是实实在在创造财富的。

  监管是自由交易的一大路障,尤其是很多不必要的监管。这张图是特朗普上台做的事情,右边这一堆是现在监管的政策,左边这一小堆是 1960 年的监管政策。特朗普说,我要削减所有的监管政策,把监管政策恢复到 1960 年的水准。特朗普做了这些以后,我们可以观察到,美国 GDP 的增长率居然提高了 3%-4%,我们现在 GDP 的增长率不过 6%,美国如此高的人均 GDP 居然还能增长 3%,十分令人称奇。靠的是什么?我认为靠的就是自由交易所创造出来的财富。

  财富创造要靠自由,那拿什么来保障自由呢?区块链可以创造自由。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技术,比如比特币现在全球有两万多个节点,要想把比特币消灭掉,除非同时把这些节点消灭掉,因为不能消灭,所以就创造出了自由。

  比特币的牛市,正是来源于比特币创造的经济自由。

  那比特币的熊市又怎么来呢?很简单,熊市就是比特币的牛市所创造的。

  我们可以简单理解比特币的币价构成。最下面一小块红色是比特币的使用价值,因为比特币带来经济自由,所以在一些场景会用到比特币,如跨境贸易的贸易商,用比特币进行交易结算十分钟就可以完成,或者有些人不希望自己囤积的财富被稀释,他们会换成比特币。他们构成了最基本的比特币使用者,但是这些使用人群现在并不多。我们假设他们给比特币注入了唯一的使用价值,这个时候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因为比特币的总量是恒定的,有一些人会观察到使用比特币的人越来越多,于是它就囤积比特币,待价而沽,等需求涨了再卖给需要它的人,这就是黄色的部分比特币的储值价值,这些人把比特币的价值从一推到了十。

  第三波则是出现了投机炒作者,他们观察到比特币短时间不断的上涨,成百上千的上涨,他们就进来炒币了。他们为比特币注入了巨量的流动性,把比特币从使用价值来讲的一块钱炒到了一百块钱,就会出现泡沫的破灭。

  我们可以从数学上精确的描述这种破灭,也就是币价的 60 日涨幅。如果价格在短时间是慢慢上涨的,也会慢慢有新的投资者进来,这时是可以撑住价格上涨的。我们在 2016 至 2017 年牛市前半段看到币价慢慢的涨,越来越多人进来,但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进入非理性的状态,加杠杆的进来了,这时候币价就会上涨,涨的太快,超过新人入场的速度,这时候就会出现泡沫。

  我们看图上这几个点,第一个是 2011 年 6 月的泡沫,60 日累计涨了 300%,短期涨太快新人新资金来不及入场跟上,币价就会从高峰往下崩盘,熊市就开始了。

  这张图是 2011 年的熊市,那一次跌的非常惨,从 32 美元跌到 2 美元,跌掉 93%,并且那个时候比特币是没有任何应用的,大家只是用来炒着玩,接下来很多人都觉得比特币:要挂掉了。谁也没想到比特币又恢复回来了。

  2013 年比特币是有两波牛市的,这是 2013 年上半年的牛市,后面出现的这一波熊市甩掉了大量的人。

  2013 年的熊市和 2011 年的还是非常类似的,所以那批 2011 年的早期投资人就说熊市要来了,比特币又要跌到 93% 了,差不多在中轴线的位置把币都给丢掉了。只不过,牛市没有跌那么多,只跌 75%,但很多人在这个位置卖掉币了。很快地,到了下半年,由于大量中国玩家的涌入直接把币价拉到 8000 美元,把很多人甩在历史的尘埃里。

  幸好,现在牛市的信号似乎来了。为什么现在币价涨的那么快?普遍认为可能是因为市场在提前消费减半行情。剧本已经演过了两次(比特币两次减半后都发生了巨幅增长),大家都明白减半会涨,所以提早买,就产生了这种削分填补的效应,导致币价上涨。

  当时预测币价的方法,一个是认定比特币有周期,第二个是相信,随着比特币体量越来越大,它的波动率将越来越小。但是我们看到,比特币从 2013 年年初到年末从 80 涨到 8000,涨了 100 倍,2016 年到 2017 年也涨了 100 倍,从 1300 到 13 万,为什么?

  比特币的第一个 100 倍牛市,是因为有货币自由;第二个 100 倍,是因为市场出现了新的自由,股权自由(也就是以太坊)。以前股权交易都是在股票市场里完成的,被严严管住。以太坊开创出新的募资方式,它可以完全无限制的,自由地向全球募资。在一开始这种自由带来了大量骗局,再往后这种自由就带来了新的自由和财富。

  这一张图是以太坊在 2017 年的活跃地址数,当时的活跃地址数一度接近比特币,所以以太坊总市值当时一度接近比特币 40%,这是非常惊人的数字。可以想见,从比特币到后面的以太坊,区块链世界会出现越来越多的产品,以及建基于此的能够提供经济自由的币种。

  站在现在的节点往未来看,我们可以预测的经济自由至少有两个,第一个是稳定币的法币自由。

  法币原来也是被严格管制的,一个国家的法币很难侵入另外一个国家的国境之内,稳定币可以改变这一切,比如我们要开一个美元账号只能去香港开。去香港开银行会要求你要提供大量的资料或者说还要往里面存几十万才给开一个账户,成本是非常高昂的,但是稳定币美元或者是日元稳定币的出现,可以让世界上绝大部分人只要凭借着非常廉价的智能手机就可以开美元账号,稳定币有可能会实现货币竞争理论。

  第二个去中心化存储有可能会带来信息自由。

  现在互联网上的信息虽然可以在全球传递,但并不是彻底自由的,信息还是可以被严格管制的。可以想见人们对信息自由化的需求也是庞大的。

  那我们要怎么赚钱的?我们应该集中注意力。

  人的注意力是非常宝贵的,我们观察哪些东西提供了新的自由,要保证我们所有的投资覆盖经济自由的前沿,这也是我提出的“盖泉眼”理论。

  简单来说,在每一轮牛市中,小币种的涨幅会更大,上一轮 2016 至 2017 年的牛市里,比特币从最低点涨了 144 倍,而莱比特币涨了 500 倍。当然,小币种也有风险。上一轮牛市的前二十位小币种现在都退位了,所以我们应该寻找下一轮还在活跃的小币种。

  我们在投资里边要控制的一点就是反脆弱,轻判断重风控。反脆弱性的意思是当黑天鹅出现的时候如果你是获益一方那你就有反脆弱性。币圈可以称为黑天鹅湖,我们一定要有反脆弱性。

  举两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有的人只投比特币(于是错过了以太坊)。为什么以太坊发展起来?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因为它提供了新的自由。所以我们要覆盖所有人提出的经济自由。我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发展出“盖泉眼”理论的。

  还有一个例子是只买币不挖矿。囤币收益比挖矿要更高,为什么要挖矿而不只是单纯的囤币?因为囤币这个事情很困难,风险很高。最可靠的方法是发展以币为核心的业务体系,也即把自己的生意建立在币上,并且我们绝对不长期空仓或者是长期做空币。

  为什么说囤币困难呢?举一个反面的例子,端宏斌他在 2011 年的牛市入场的,2011 年熊市从前面买到后面。端宏斌他在什么时候被抛下车,在 2013 年熊市就被抛了,当时他认为比特币又要跌掉 93%,大概在比较高位横盘的时候把币卖掉了,币跌下去的时候还沾沾自喜,“我成功跑了”,他想。然后不出半年币价大涨。

  很多人都知道我 2017 年成功逃顶了,12 月初把所有的币卖掉了,看起来卖的还不错,实际上我是做了两次逃顶,并不只是逃了一次。在 2017 年牛市开始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做了一个预测——本轮牛市的最高点是三万。当时认为,比特币的波动率已经没那么大了,不可能涨到一百倍,所以做了二十倍的预测。然后,2017 年币价在三万的时候我就把所有币都卖掉了(第一次逃顶),并且当时确实出现了很明显的泡沫迹象,之后又发生了“9·4”监管。但就这么下车被证明是不理智的。“9·4”之后,大量矿机开始恐慌性抛售,我就把所有逃顶换来的钱买了矿机,后来大家看到,币价又涨到了十三万。幸亏我买了矿机挖矿拿币,从而在十万以上的高峰真正成功逃顶了。

  把自己的业务构建在币上实际上是很困难的,有个正面例子是赵东。他在 2014 年熊市的时候,因为加了杠杆炒币爆仓了,他当时欠了几千个至上万个币,币价后面又涨了一百倍,但是他为什么还清了币价,按照常理来看他是永远都还不清债务的。但因为他做了场外交易,业务是跟币相关的,所以即使币价涨了,他的收入也会增加(他是固定提取币的一部分)。最后赵东还是把欠的几千个币结清了。

  再强调一遍,把业务构建在币上是很困难的,赵东能够做场内交易也是因为有长期积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最容易的构建体系恐怕就是买矿机挖矿了,你把钱投进去挖矿,就会有持续性的比特币产出,相当于购买比特币长期的期权。

  但现在挖矿变的越来越专业化和集团化,必须有足够多的资源,体量足够大才能跟当地的政府、电站谈合作建矿场,散户自己建不起大规模的矿场,买几十台矿机去找矿场托管也是很麻烦的,比特小鹿云算力做了很好的产品,它连接了专业的集团矿工和散户,做了一个交易,交易是会创造财富的。

  最后,莱比特是一家专业的挖矿服务商,欢迎大家到莱比特挖矿,感谢大家。